跨越叙事层的相逢
评分: +11+x

这是一方被神明遗弃的世界

这世界似乎认我为主,于是,我便成了它的上叙……


这是一个魔法的时代……

作为上叙,对这方世界有着绝对控制权,包括改变故事走向,预知未来,代入下叙等不限于此的能力。

当然,我知晓所有人的往事今生,除了那个叫做“烨”的“祂”。“祂”带着不属于这里的气息,就好像…来自我所处的世界!

“穿越吗?”这使我对他产生了一丝好奇,毕竟外来者可不多见。

于是,故事就此展开……


这个时代的魔法已经形成了相对完整的体系,作为新兴的魔导武器发展相对成熟,我更期待“祂”在这个世界的表现如何。

“hmmm……”我看着他的经历,陷入了沉思1“你说你遇到学院的美女导师我就不说啥了,去报名参加学院选拔,还能遇到富婆公主!这妮子还带自我攻略的!”2“这一切都乱套了啊!”我有些抓狂。

时光飞逝,“祂”不再是当初的那个少年,而他的身旁,已然出现了几道倩影。令我意外的是,“祂”的身旁,竟出现了世界意志的人间意识体3!所以,故事的走向开始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了……

我加快了时间的速率4在我眼前,这里已经遭受来自异族的入侵。我投下神识,这些异族来自另一个世界,与这里相同的是,没有任何神明的眷顾。我试图看清楚异族人头领的容貌,但由于法则的存在,我失败了,我只辨别出他的头发是不同于世间的深蓝色。5“原来,不止我一个上叙吗?”我苦笑着说道。

视野渐渐暗了下去,但一会又恢复了明亮……

视角,转变为“祂”的视野。

“祂”抬手,一个复杂的召唤法阵已然形成,我望去,竟是一种奇特的法阵。

等等!怎么是二踢脚和鞭炮!还TM是法阵限定版!不愧是你,真就把老祖宗留下的东西玩出花了呗…不过看着效果,好像还不错?!不对“祂”这家伙又掏出了什么?烟花?还带制导!6

这,是属于强者间的斗争……

我无心观赏这场战斗,但关注到了“她”——那个世界意志的人间意识体——“她”仿佛变了个人一般,全然没有之前的乖巧与可爱,取而代之的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冰冷与嗜血;她的双眸由紫色转为暗红色,细细看去,如野兽般的双瞳死死盯着异族首领所在的座舱。忽然,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下来,我知道,时间被她强制暂停了。视角回到上层叙事,我看着她一次又一次得杀死异族首领——古邪,但又一次次通过时间回溯救活了他。做完这一切,她又恢复了之前的那副人畜无害的模样。这一夜,过得很安宁,除了三个人——我,在舰桥抱着座椅瑟瑟发抖的古邪——这货刚梦到自己被一道白色身影杀死了不止一次;以及“她”。

这场战斗以压倒性的优势胜利,但,真的完结了吗?
……


多年后,又是那道蓝色头发的身影,不过,他找到了我。

“几年不见,你小子没出啥事吧?”我问道。

“本来就伤得不重,还没有伤到灵魂,倒是可惜了我那个下叙了。”

“怎么,还想下去啊?”

“在上界就你我二人,不如去你的世界逛逛,反正我的下叙世界已经崩塌了。”

“好好好,不过你性取向什么鬼啊!”

……

“就这吧,我得和你一起下去,免得你搞出什么B幺蛾子。”


壹仟壹佰贰拾壹年后……

这是一个属于“灵”的时代,每个孩子出生后都有一次觉醒“灵属性”的机会,而觉醒“灵属性”的唯一途径就是参加由国家/官方于各市/区每年举行的“启灵仪式”,对适龄青少年觉醒“灵”属性。

不幸的是,这个世界的位面已然跌至临界值以下,而一旦一个世界的位面跌至临界点,将会遭受来自其他位面世界的入侵,被入侵的位面若未采取抵抗措施/未成功抵抗,则会导致其自然意志崩溃;异常法则的入侵则会导致异常自然灾害的发生。而由异界法则引起的异常仅能通过世界层面解决,即引动世界法则与异界法则对抗,达到抵消异常法则的目的。

伴随着异界法则出现的,还有被称为“法则异常点”的东西。实际上,异界法则由“法则异常点”生成,而异常法则的性质则由“法则异常点”决定。因此,对抗异界法则过程的实质即为消灭“法则异常点”的过程。

为了抵御将来可能或已经出现的位面入侵,各个世界会于本世界内的生物中挑选出合适的“人”7来作为世界意志的代理者——又称“世界守护者”,用以代表世界意志,使用世界层面的能力消灭异界法则,抵御位面入侵。


这次,我不再是上叙,只留一缕魂魄替我掌握这世界。而那道蓝头发的身影——古邪则与我一同前往,隐约之中,我感觉与他/她产生了一缕奇妙的联系,但却说不出来。

我降生在一户“普通”家庭中,从小接受着祖上传承下来的古武父母取名我“深言”。12岁那年,由于一次事故,我提前觉醒了灵属性——“无灵者”88岁那年,我获得了来自世界意志的认可与——,而我的生活,也变得不再平凡。

在一次异常灾害中,我遇到了“她”。白色头发,紫色瞳孔,看起来无比纯洁;而她的容颜则使得多少少女黯然失色。令人意外的是,往来人从她身边经过竟熟视无睹般忽视了她的存在。仅存打上叙记忆告诉我,她就是世界意志的人间意识体!9我走到她身边,向她打了招呼,而她则一脸震惊地看着我,问道:“你能看见我吗?”我点了点头,而她又兴奋的一把抱住我……该说不说,这丫头…可真大…我指的是力气方面。

在随后的相处中,我了解了她的身世——【已编辑】,在我12岁那年,我向父母公开了“她”——准确说应该叫“白”或者“小白”——的存在,而他们则公开了其身份——世界顶尖灵属者团队“见证者”的实际控制者。而令我意外的是,他们竟然把“白”当女儿养,甚至还鼓励我和她结婚!于是,我和她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了。

十五岁那年,我开始了在“见证者”团队中的历练,自此,我与各元素意识体10的羁绊更加紧密,而她们也逐渐显现了身形,不过由于世界意志的存在,她们始终是虚影,无法凝聚实体。

随着与各元素意识体的关系更加密切,我了解到了关于位面入侵的真相。自此,我才明白我已成为世界意志的一部分,也就是所谓的“世界守护者”,而相应的,我的灵能将不会存在上限,而能量将以另一种形式被我所用11

为了获得国家的重视,我开始以“见证者”队员的身份参与到官方应对自然灾害的扼制行动中,例如“1012深林事件”,“1121超自然龙卷”,“0614雷暴事件”等。这使得“深言”这个名字开始进入了军方的视线。

因此,在18岁那年,我被一所军方直属大学特招,成为一名进修生,与此同时,“白”也出现在军方的档案中………

一次偶然,我遇到了古氏集团的继承人——呃,或者说是实际控制者——古灵。第一眼见到ta,带给我的是优雅,温润;但这仅仅是ta带给我的伪装,我不相信一个没有手段的人可以身居高位。而随后ta所展示的“灵”让我大吃一惊——言灵。也就是说,在世界意志允许的范围内,只要古灵本人愿意,他甚至可以做任何事,基本上是无所不能的状态。

当然,再正常的人也有自己的癖好,而古灵这家伙…偏喜欢调戏我!关键是我性取向正常啊喂!

然而,随着往来的越来越密切,ta的行为越发大胆起来了。

“古灵,我想尝尝核弹啥味,能搞一颗来吗?”

“可以啊,你先把我艹了再说”

“你他喵的是男的啊!”

……这样不正经的的话在我和古灵之间是非常常见的。

直到……

“言哥,我们去拍婚纱照吧”

“嗯呐,好啊小白”

但是好巧不巧,这家婚纱店是古氏集团旗下的;所以,我又好巧不巧地遇到了古灵这个家伙……

“深言,来陪我照婚纱照,要不然……我把你黑历史发出来。”

“不是,你TM一男的和我拍什么婚纱照啊喂!”

“谁说我是男的了!”ta,或者说是脸上看起来不怎么高兴12的她直接就在我面前转了个性别(或者说褪下了伪装)emmm,该说不说,这家伙长的还真就是个妖孽啊!简直跟朵妖艳的黑玫瑰一样!好家伙,合着这货就是个男装大佬,喵的,怪不得天天撩我呢!

婚纱照里,我身着灰色礼服,左手边是白色婚纱的小白,右边是黑色婚纱的古灵13……


于是我的生活就变成了这样——在古灵和白的簇拥中起床,当然,我也干不了涩涩的事情啊,【已编辑】,然后每日吞个法则异常点,和元素意识体聊聊;闲了还可以去打个靶……不过更多的是这样的——

“古灵你是个锤子”——来自我

“深言你TM也是个锤子!”——来自古灵

地上出现了俩锤子……

“你俩都不是锤子”——来自白

俩锤子变成了人…

……


难道这就结束了吗?并没有…

“你说你俩为什么非得搁我面前秀恩爱啊。”

“我不造啊,反正上叙让我这么干的,不然就让我变锤子QAQ”

“那你呢?”

“我?我说她们自己来的,您信吗?……”

“我信你个屁啊,那个世界意志人间意识体都记得吧,我老婆,被你俩每人拐走一次,我踹死你!”

如果有人在这里看的话,就会发现,三个人的样貌几乎一模一样,不同的是,其中两个的头发是黑白混色,而另一个则是黑色。这仨人在一起了吵架莫名的有点喜感,但这是两个下叙的第一次相逢,也是跨越叙事层的重逢。

毕竟,我们曾是一体啊。















这就是我作为上叙的所见所闻,但是这一切是命中注定还是全凭着自己的选择呢?我也不知道,毕竟上叙之上另有上叙14

除非特别注明,否则本页内容均依照CC BY-SA 4.0协议授权